与双相情感障碍做斗争:既要依靠药物,更要依靠自己

2022-06-11 18:38:47


双相情感障碍心理咨询.jpg


郑州仁和心理咨询中心按:

双相情感障碍(BD)是一种常见多发精神障碍,目前很多人深受这种精神疾病的困扰。凤凰网的这篇报道,较为详细地介绍了一位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的生活经历和治疗过程,有助于人们了解双相情感障碍的成因和治疗方法,是一篇难得的心理科普文章。故此,郑州仁和心理咨询中心予以转发,以期让更多人了解双相情感障碍,让更多人关心双相情感障碍患者。


以下为报道全文——


“我不明白人的生活是怎么回事。”奕同翻开《人间失格》,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。她觉得就像是把自己的人生、心路历程搬到了书上。


那时是2020年1月,奕同还在徐州出差。读到《人间失格》,她意识到自己不太对。直到两个月后去北京安定医院看诊,才得知自己很可能患有“双相情感障碍”。


双相情感障碍(BD)又名双相障碍,是一种既有躁狂症发作,又有抑郁症发作(典型特征)的常见精神障碍。


时隔两年,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大环境也给奕同看病带来了困扰。两年来,她每个月都要去医院复诊一次。2022年5月16日,本该是奕同去医院复诊的日子。然而,5月11日奕同却收到了预约医生停诊的信息。当时,奕同就感觉“慌、无助,还有点迷茫”。此前,她感觉自己情绪有些不稳定,但又因为平时就诊专家的号比较难约,就没有及时去医院,想等着16日定期复诊时再向医生咨询,结果医生却停诊了。她只能等着下一次看诊。


双相情感障碍是一种比抑郁症还要严重复杂的精神疾病。2019年中国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显示,每20人就有1到2人会在一生中的某段时间患上双相情感障碍。我国双相情感障碍发病率逐年提升,患病人数已达840万。奕同就在他们中的一员。两年来,她一直在努力让自己走出双相情感障碍的困扰。


双相情感障碍.jpg


想逃离我的原生家庭


小时候,奕同妈妈对她要求非常严格。


奕同从3岁开始学英语、背诵唐诗宋词和《论语》。而学校在小学三年级才开设英语课。她在读小学之前学的英语,到了初中都还够用。这也导致她去学校不知道该做什么。


奕同妈妈精通音律,声乐、舞蹈信手拈来。奕同却恰恰相反,完全没有天赋。因此,她学钢琴时,妈妈不理解她为什么不懂旋律应该这样弹,而她是真的不懂旋律是什么。


“考试必须考全班第一名,考全班第二就不能被容忍。”奕同告诉凤凰网健康,哪怕是跟小朋友出去做游戏,如果她做得不够认真,或是不够卖力,都可能会遭到妈妈的批评。


当时的奕同觉得自己每天生活在无尽的压力中。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大,能够逃避这种控制,独自地去过属于自己的生活。“每天都在学习,每天都在强迫自己要学到最好。也就会很不快乐。”


奕同妈妈不只对奕同严苛,她自己也非常自律。已经退休的她,即使刷抖音都会抄笔记。奕同觉得,当时妈妈不能接受她即将长大要成为一个普通人的事实。


到了中学,奕同开始反抗叛逆。她发现如果她不待在家里,跑出去躲起来,妈妈也就不能把她怎么样了。她就开始不太听话了。


此时,奕同觉得学习好是一种耻辱,它标志着自己被掌控。她想要逃离掌控,也就成心不想当个好学生,开始逃学。


奕同逃学后,躲回家里看书。她喜欢读《水浒传》、《笑傲江湖》,还会学着写武侠。偶尔也出去玩儿,不过年纪小,能玩儿的也不多。“妈妈上班后就躲家里,等她快下班,我就背着书包出门。”


奕同第一次察觉自己不太对,是在读大学时。当时,她每天躲在房间里看书,不出门,所有生活必需品都依靠外卖。


“我每天都在看书,从早上睁眼看到晚上睡觉,几天不出门。关上灯,躺在床上,我觉得自己就好像躺在一个黑洞里,不受控制地在时空里下坠,坠到一个无底深渊里。这是一种状态。还有另外一种状态,我感觉自己记忆力很好,非常想跟人聊天,喜欢去买东西,喜欢进行很多社交。”但是当时的奕同并不知道,这其实是抑郁和躁狂两个状态在不停交替。


双相情感障碍诊断书.jpg


一定不会总是我的错


直到读到《人间失格》,奕同因为书中描述和她太过相像,肯定自己是生病了。她起了去医院看看的念头。


去医院之前,奕同很矛盾。家人和朋友都不支持她去。在家人和朋友固有的观念里,他们并不觉得奕同生病了。奕同虽然不太正常,但应该能自我调节,还没到去医院治疗的程度。


“他们认为在家里没事儿动个刀,或者跑到马路上去打人,这样的人才需要去看医生。”奕同想去医院,又不敢去。她担心是自己小题大做,会遭到嘲笑,甚至担心医生会觉得她没事找事儿。在北京,“谁没事说去安定?那都是骂人的”。奕同说的安定,是指北京安定医院,也是她平时看诊的医院。


奕同更担心接受治疗之后的结果。她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,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人生。她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喜欢她,能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去重新融入社会、融入生活。“就好像我有一个破房子,我把它拆了,治疗就是重新打地基。我不知道地基能不能打好。不知道地基打完之后,会盖出什么样的房子。盖了房子后又塌了怎么办?盖歪了怎么办?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。”


抑郁的状态持续了三个月后,她出现了幻听和幻觉。早上醒来时,她觉得有人在耳边叫她。晚上睡觉时,她又觉得房间里有很多人,漂浮在半空看着她,不敢关灯睡觉。


“生活这么艰难,一定不会总是我的错。”奕同做了很多心理建设,想要自救的她,在2020年3月,一个人走进了医院。“没有人陪。”奕同说,直到她确诊之后,还有朋友觉得她不该去吃药,应该自己想开点。


在医院做了一系列心理测试后,医生告诉奕同,并不是她自以为的“边缘型人格障碍”,建议她考虑一下“双相情感障碍”。


这是奕同第一次听到“双相情感障碍”这个词。她很懵懂。因为在她的认知里,顶多知道抑郁症是精神疾病,根本不知道双相情感障碍是什么。


带着医生开好的药回家后,奕同开始查双相情感障碍的资料。此时,她发现双相情感障碍连个标准的写法都没有,可以用“双相”,也可以用“双向”,非常混乱。


她产生了疑问,医生是不是弄错了,为什么这个病连个标准的写法都没有。她只能在不断治疗过程中,加强对双相情感障碍的了解。双相情感障碍需要很长时间的观察后才能被确诊。奕同是治疗半年多后,医生才确诊。


吃药后感受到了久违的平和


药物治疗效果很明显。“之前我对所有的情绪,不管开心或不开心,都是大起大落。我每天都处在巨大的情感张力里。吃药之后,我感受到了平静。”坐在车水马龙的路旁,迎着阳光,奕同感受到了久违的心境平和。


但好景不长,很快药物的强大副作用就让奕同跌到了谷底。嗜睡、头痛,健忘反复折磨着她。“什么都不能做,也不能思考,每天只能躺在床上。”


奕同觉得为了让情绪平和,却把身体折腾得那么虚弱,付出的代价太大了。她就偷偷摸摸地停了药。


停药一两个月后,奕同再一次备受情绪折磨,她只能再次去了医院。她没想到,听了她描述后,医生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,“那你换一种药好了,这个药不耐受嘛”。


“我当时没有意识到,可以找医生换药。”奕同此时才知道,吃什么药,在什么时间吃,其实都可以跟医生沟通,从而及时调换将副作用降到最低。


这段时间,也是奕同双相情感障碍症状比较典型的时期。她的体重在80斤到100多斤之间剧烈波动。一段时间非常嗜睡,又有一段时间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就睡不着了。奕同还会精神高度紧张。有时手机铃声一响,她整个人就会像触电一样,非常惊恐,大脑一片空白,浑身冒汗。


不仅如此,奕同有时还会不想洗脸、刷牙。每天过得很邋遢,什么都不想干。“我不知道为啥要洗脸刷牙,做这些是干嘛用?”因为屋子脏乱,奕同妈妈看不过去,母女也会因此剧烈争吵。“妈妈说,争吵时,她看到我的眼神会觉得很心寒。她们从来没见过这种眼神。”直到后来慢慢沟通,奕同妈妈才明白,女儿并不是不爱收拾,而是生病了,无法自控。


除了家人,奕同也将病情告诉了当时的男友皓然。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信赖,有时候坦诚和求助,也会变成别人攻击自己的武器。奕同告诉凤凰网健康,皓然不仅从没主动去了解过双相情感障碍是什么,反而经常在发生冲突时,将“那是因为你有病”脱口而出。


皓然经常对奕同说,“我不知道什么是双相,我不知道哪些是症状,反正你不正常”,“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你是在犯病,什么时候的你是正常的”。奕同说,“如果有选择,我不会再向他坦白。”


即使在持续积极治疗,奕同也一直有个隐忧。她很担心复发。奕同觉得,好不容易才好起来,如果复发,就像把她重新打回十八层地狱。因为治疗很麻烦,每个月坚持挂号,坚持看医生,还要承受很多外界压力。


即使担心,奕同还是在2022年初经历了复发。经历过复发之后,她才发现复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。她懂了情绪就是一个波浪线,复发的时候,就处在谷底,但是总体还是向好的。她和医生咨询了复发原因。医生分析可能跟冬天有关系,天气寒冷,日照少,会导致心情压抑。他建议奕同多晒太阳、多运动。


双相情感障碍 桃花.jpg


不过因为就诊及时,病情很快就得到了控制。如今,她已经由每月复诊一次转为一个半月复诊一次。即使医生因疫情防控常态化导致停诊,奕同也没换医生。她觉得和新医生建立新的信任和了解,是需要过程和磨合的。6月6日奕同成功看诊,医生说她精神抖擞,一切正常。这让她很开心。


不能看诊时,奕同也没想过换医生,担心会遇到和自己不契合的新医生。她曾有过一次不愉快的就诊经历。因为平时看诊的医生号被约满了,她就换了一家医院就诊。她想向医生介绍自己过往的治疗和确诊经历,但是医生并不愿听她讲述,要求她只叙述自己当前的状态即可,且语气和态度都令奕同难以接受。奕同问医生,“您是有意想试探我的情绪吗?”医生回答她“不是,就是正常的问你”,这令她很难过。


因为长时间就诊,奕同了解到,每个医生的治疗方案都不同,选择固定的医生,不仅可以建立信任,也可以收获更稳定的治疗方案。


经历了两年多与疾病的抗争,即将步入30岁的奕同也明白了,与疾病做斗争需要依靠药物,更要依靠自己。她觉得,只有自己意识到需要改变,有强烈的求生欲,才能康复得更快。但这是个很痛苦的过程,因为这意味着,之前的人生所做的事都是错的。推翻旧的自己,建立一个新的自己,需要非常强大的动力。她把改变自己思维的模式称为“认识心底的怪兽”。一旦认识到了,发自内心地推动自己去改变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(注: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)


科普小贴士:


1、什么是双相情感障碍?


双相情感障碍(BD)又名双相障碍,是一种既有躁狂症发作,又有抑郁症发作(典型特征)的常见精神障碍。


2、双相情感障碍症状有哪些?


一般情况下,双相情感障碍是躁狂和抑郁反复循环或者交替出现,或者呈混合方式存在,发作的时候会持续一段时间,并对患者的日常生活造成严重影响。


①抑郁发作时:患者会出现情绪低落、思维迟缓、意志活动减退的“三低”症状;


②躁狂发作时:患者会出现情感高涨、思维奔逸、行为活动增多的“三高”症状;


③混合发作时:抑郁和躁狂可在一次发作中同时出现。


3、双相情感障碍病因是什么?


双相障碍的发病原因并不是十分明确,很大可能是与遗传与环境因素、神经生化因素、脑电生理变化等原因有关。


4、发现患有双相情感障碍怎么办?


以故事的主人公奕同的亲身经验,任何患者的症状都不可能完全相同,如果自己感觉到生活不是很正常,哪怕是经常换男女朋友这种看似正常的小事,只要困扰到了自己,都建议及时就医。


生病了就要吃药,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,就像感冒了喝感冒冲剂一样。患者不需要因自己生病有羞耻感,这种羞耻感是不必要的。所有人都会生病,为什么生了精神上的疾病就要有羞耻感?就不能去服用药物治疗?这是不对的。


(来源:凤凰网健康。作者:徐建凤。原文标题:认识心底的怪兽 我与双相情感障碍做搏斗)


双相情感障碍 青少年双相情感障碍 郑州双相情感障碍心理咨询 郑州抑郁症心理咨询中心 郑州心理咨询师 郑州正规心理咨询室 郑州仁和心理咨询中心


郑州仁和心理咨询中心.jpg


扫码联系仁和心理公心理导师

微信咨询

立即扫描二维码
与心理咨询师在线沟通
说明您要解决的问题
选择适合的心理专家
助人第一 成人达己

扫码关注仁和心理公众号

仁和心理公众号

扫描二维码
关注仁和心理公众号
仁和心理热线
13938480499
郑州市二七区百年德化D座609室
豫ICP备20010897号